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ofo在韩上线“骑车得币” 却被爆合作方拖欠韩方宣传费

作者:石家庄绿之洲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365tt315.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9-01-23 14:49:57
ofo在韩上线“骑车得币” 却被爆合作方拖欠韩方宣传费

(网经社讯)区块链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当共享经济与区块链碰撞,ofo开发了“骑车得币”功能,还没等ofo收获胜利的果实,合作方却丢人丢到韩国了。

ofo区块链项目合作方疑似恶意拖欠韩方宣传费

今年 7月,小韩(化名)接到来自原ofo海外业务部员工的合作邀请,对方表示,他现在去了GSE NETWORK,得知小韩今年开始做一些帮助品牌对接韩国市场的项目,希望和小韩合作为“骑车得币”项目做一波宣传。

“我虽然担心付款会有问题但是基于信任还是接了这个项目。”小韩告诉小财女,ofo曾是自己前公司的客户,当时合作了ofo和《神偷奶爸3》的项目,与她对接的ofo品牌营销部中后来有一波人被调去ofo海外业务部,团队大部分人今年被裁掉。后来一部份被裁的员工加入了GSE NETWORK这个项目,与小韩联系的正是其中一个。

但让小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是遭遇了担心的问题。为了在韩国市场做线上宣传,小韩为GSE介绍了韩国团队拍摄图片和视频,但直到现在,物料仅进行了部分投放。这让小韩认为他们的决策过于随意,“突然想做什么然后过几天又不想做 ”。

韩国网站上ofo与GSE NETWORK“骑车找币”宣传物料

“目前图片的费用对方一分未支付,我自己还垫了钱,视频的部分只支付了韩国团队30%的首款,尾款本该在8月中支付,之前承诺说9月一定会付结果现在还一直恶意拖欠。拖欠金额折合人民币6万多。”

小韩补充说,本身在支付首款之后GSE还曾提出要邀请参与拍摄视频的韩国网红参加在釜山举办的线下活动,但小韩跟韩国方面都沟通好之后,GSE 一直迟迟未能确认活动时间地点等细节,“最后在我的逼问下才知道时候因为GSE不想支付韩方费用,所以不想邀请了,而那个时候韩方早已自行支付了去釜山的机票酒店费用。”

小韩表示,当时询问推迟付款的原因时,对方告知,由于付款流程需要公司高层的邮件确认,财务才会打款,“但现在没有高层愿意出面,大家都在互踢皮球”。

对此,小财女联系到了GSE的公关部门,说法却与小韩所说的不同,对方表示,不存在恶意拖欠的情况,只是由于沟通脚本和拍摄等细节的原因,截止目前未能收到所有成片,因此并未付清尾款。

之后,GSE方面联系小韩表示会尽快给出最后的付款时间,而拖欠理由也变成兑换的美元花完了。

截至发稿,小韩告诉小财女,GSE方面给出付款的deadline为本周五。

小韩向小财女强调,要回拖欠的款项对自己来说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小韩认为一个企业不能只有天马行空的想法,更需要脚踏实地的行动和契约精神。“这件事不仅对我的职业信誉和职业发展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而且也因为此事让韩国公司觉得中国企业、中国人都是不讲信用的,造成了非常坏的国际影响。”

戴威与区块链不得不说的故事

对于GSE与ofo的关系,GSE向小财女表示该公司并非戴威创办的区块链公司,而ofo方面也强调与GSE方面是单纯的市场合作关系。

网红“韩国东东”参与“骑车得币”活动新闻

不过小财女在GSE NETWORK官网上发现不少ofo前员工的身影,对此ofo方面表示区块链作为目前比较热的风口,各界的精英参与进去并不奇怪。

虽然双方都对比合作更亲密的关系予以了否认,但根据此前媒体披露的各方消息,ofo创始人戴威的确早已有入局区块链的打算。

今年2月,根据腾讯科技报道,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透露,戴威是个有理想和非常聪明的90后CEO,他理解区块链并且多次和我交流ofo如何开始在区块链化,我也答应愿意投资。

而很快戴威的想法开始付诸行动,根据北青财经报道,今年4月,ofo与GSELab合作上线骑车挖矿功能,用户在骑完车后能够获得GSE的token,未来用户还可以用这些token交换通行证,而且在加密货币市场兑换其他货币。

token技术的引入,能够帮助ofo解决不同国家用户之间存在的货币转换问题,提高用户骑行结束后的结算效率。但是很快ofo就对外表示,目前只针对新加坡市场,没有筹备任何ICO,一定会严格遵守主管部门的法律法规要求。

而对于与ofo合作在韩国上线“骑车挖矿”的项目,GSE也证实了这一说法,并表示目前项目进展顺利。但小财女发现,据第一财经报道,8月,《韩国先驱报》报道称ofo正准备退出韩国市场,将重心转至国内,同时ofo大部分韩国员工也被裁员。

关于ofo区块链化的下一步规划,小财女试图再次联系ofo方面,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欠款也是ofo“常规操作”

经过六月那场轰轰烈烈的“免押大战”,共享单车的生死存亡问题逐渐淡出视线,而身边越难越难找的单车似乎也在暗示着,随着资本兴趣的衰退,整个共享单车已经从当初万众瞩目的风口跌落至尘埃。

今年3月ofo从阿里巴巴和滴滴出行拿到了8.66亿美元的资金,一个月后其主要竞争对手摩拜被美团点评以37亿美元全资收购。于是,三足鼎立的格局下,只剩ofo形单影只。

此次“欠款”事件或许与ofo无关,但资金,从来都是悬在ofo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今年1月,据腾讯《一线》报道,ofo当时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不到6亿人民币,若按照ofo每月4-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且ofo仍欠供应商约25亿元人民币,亏空押金总额约30亿。

资金链的断流,让ofo成为“知名债主”。7月底,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家ofo小黄车的智能锁物联网通信服务商称,因ofo拖欠其通信服务费,该服务商将对300万辆小黄车智能锁陆续暂停服务。

8月31日,上海凤凰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已起诉东峡大通(ofo共享单车运营方)。公告指出,2017 年,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此外,据财经网报道,ofo还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人民币的欠款。不过,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近期报道,不少公司对ofo已经撤诉或收回费用,例如德邦股份就已经选择了撤诉,云造科技收到了ofo拖欠的合同款项,淄博一家物流公司与ofo的欠款纠纷也已经沟通解决。

但ofo的危机还在继续,一面是“无底洞”般的资金缺口,另一面是迟迟未能收效的盈利盈利探索更难。今年以来,ofo在商业化上的探索明显加快。包括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企业年卡组成的B2B、金融、本地生活服务、短视频广告等等,其中“骑车得矿”也可以看作是ofo试水区块链的尝试。

目前仍处于试错阶段的ofo,免不了总是流言缠身。昨晚,ofo还针对“滴滴有意收购ofo”以及“有股东企图恶意压低价格收购ofo”的传言发布了否认声明。

声明中写道,“长期以来,公司被恶意抹黑的情况时有发生”,小财女想说,不管唱衰还是看好,小黄车需要费心的绝不仅是外界的声音。(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

推荐阅读/观看:模板建站 https://www.9543.biz

上一篇:腾讯胡珀:从危到机 AI 时代下的安全挑战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