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特想知道这位南宁前书记在中纪委“扛”了多久|wwww

作者:石家庄绿之洲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365tt315.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06 11:24:37
特想知道这位南宁前书记在中纪委“扛”了多久

       文/西坡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5月18日下午,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为南宁市广大党员干部上“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党课。在这堂十分正式的党课上,余远辉却频频出错。他把“暧昧”念成“暖胃”,让台下听众忍俊不禁。也有人替余书记找台阶,人家可是博士,不会不认识字吧,大概是家乡口音太重的原因。可接下来余远辉讲的话,又惊呆了所有人。他脱稿说道:“有些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被审查,两天啥都招了,没有点骨气和意志。”(据《廉政?望》)

  讲过这番惊人之论后不到一周,5月22日,余远辉在常委会上被带走。联想余远辉当日的讲话,不少南宁人都在调侃:“不晓得以余远辉的骨气与意志,进去要几天才招?”余远辉为自己挣得“预言帝”的名号,不管有意无意,他“预言”了自己被带走的命运。

  1

  “学霸”兼“诗人”

  一名南宁市公务员告诉记者,余远辉平时讲话都是四平八稳,很少像那一天,不停地出错。“或许他心里有事吧!”确实如此,余远辉说出这样一番话,实在是太蹊跷。余远辉一贯展示的形象并不是无所顾忌的大老粗。

  在广西,余远辉一贯是一个出尽风头的官员。34岁当上厅级干部,被冠以“学霸书记”的头衔,因为他不仅是经济学博士,还在从政期间多次到名校进修求学,其中甚至包括哈佛大学。前车之鉴,此前很多“学者型官员”在落马之后都被挖出学历造假、论文抄袭等丑闻,不知余远辉的“学霸”形象能维持多久。

  不过余文辉以前也发表过一些有特色的讲话。比如在主政梧州期间,在一次经济建设动员会议上,余远辉信心十足地说:“要杀出一条血路,即使洪水滔天,也要完成108万平方米工业厂房。”今年年初,余远辉在南宁市委会议上,要求干部要以“提头来见”的气魄和担当,奋力打造“花样南宁”。

  余远辉不仅是“学霸”,还是个“诗人”。下面这首《夜登梧州允升塔》就是他的作品。

  登梧州允升塔

  披月踏屏锦,今夕我先登。

  凭轩接桂水,举手洗梧城。

  雾里察南北,鳌头点纵横。

  难得苍天允,从此势欲升。

  这是余远辉任职梧州市长期间的诗作,被刻在允升塔下的第一块碑上,题有“五律”和“丁亥年十二月初二”。有梧州网友嘲笑,初二,哪来的“披月”?书记诗性发了,哪管你这个。还有人质疑这首“五律”不合格律,2009年即有友在梧州论坛发帖《试评允升塔旁严重犯律出韵的“五律”诗》,称“此诗一诗押二韵,既犯律又出韵,属‘滥竽充数’之列,又怎能久踞火山塔之侧丢人现眼呢?只不知作者是谁?希望有关部门露露底。”

  犯律出韵,刻诗的“有关部门”可不管。不过这首诗按官场的“规矩”来说,也属“出格”之作,“今夕我先登”霸气侧漏,太过张扬。简直让人联想起“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吱声。”算命先生会说:不吉。可能余远辉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又亲笔抄了一个版本,把“我先登”改为“共攀登”,并留了落款。

  今年6月初,这块留了余远辉落款的“共攀登”碑被砸碎,成为一片破砖烂瓦。余远辉还题过“允升”塔名,而今这块大石被梧州市有关部门整个涂成黄色。塔前的诗碑和塔门两边的对联因为没有落款幸免于难。“字运”、“官运”一荣俱荣,一辱俱辱。“有关部门”看人不看字,可叹!

  2

  为什么“想不开”

  如果说余远辉“今夕我先登”的诗句犯了江湖中的忌讳,那他“两天啥都招了,没点骨气和意志”的公开讲话则更是犯了大忌,而且是明面的忌讳。即使他当时没在被调查名单里,也会因为这番话引起注意。他为什么“想不开”?这是个难解之谜,以下几种猜测可能有一种是准的。

  【猜测一】

  他得知当地官场要发生震荡,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倒霉,所以提前警告其他人,如果他们被审查,一定要“有骨气”“有意志”“别说话”。他没有说“否则……”,但言外之意有这暗示。

  在反腐行动之前,贪腐官员与利益相关人订立攻守同盟的故事,曾多次发生过。事后证明,这些“同盟”都不可靠。但这种事通常都发生在暗地里,没人会公开宣扬,因此余远辉表现才更显蹊跷。

  【猜测二】

  当时余远辉已经知道自己要出事,他还通过隐秘渠道打探到或者猜测,自己是被别人“招”出来的。于是,他趁着还能公开露面讲话的机会,发牢骚,借以骂供出他的人“没骨气”。

  如果是这种情形,余远辉只是过了把嘴瘾,对自己日后的审判毫无益处。

  【猜测三】

  余远辉得知自己要出事,心神不宁,发言时走了神,把心里的话不小心讲出了口。知道自己可能要被“带走”到自己真正被“带走”的时间段里,人都会处于强大的精神压力之下,也许他就是不经意说走嘴了。

  如果余远辉说这句话的背景不幸被我猜中,真不知道他话音落后,在中纪委那里“扛”了多久?

  如有其他更合猜测,欢迎补充。沸腾微信公号




上一篇:洪秀柱扩编团队觅发言人 盼有战斗力年轻|翡翠瞳 书书 下一篇:专家称希腊民众或投票赞成紧缩协议|惊心动魄的56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