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林凡:我与王小川有革命友谊 脉脉已过临界点

作者:石家庄绿之洲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365tt315.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9-01-23 14:17:07
林凡:我与王小川有革命友谊 脉脉已过临界点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在陌陌靠着陌生人社交崛起,并收购探探的同时,实名制商业社交领域,脉脉也在快速成长。

脉脉创始人兼CEO林凡此前公开表态,称脉脉已完成第一代产品矩阵的基础建设,随着商业社交应用成熟期的到来,接下来赴美上市和国际化是脉脉深度挖掘这一市场的重要举措。

林凡日前接受雷帝网专访时表示,经过多年的发展,脉脉平台的人群已从原来的互联网、金融、地产行业开始渗透到教育、医疗、能源、冶金等各行各业。

“当脉脉平台上的人群规模越来越大,对社会撬动力量就越大。现在脉脉进入到一个比较顺的阶段,因为过了发展的临界点。这个时候很多行业的人群增长在推动着脉脉快速增长。”

林凡说,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过程,可能互联网行业人群密度到了,最先爆发,再是金融行业,后是地产等其他行业,本质上脉脉会迎来一个多次爆发的状态,又吸引更多的人使用脉脉。

“当多个行业的不同人群在脉脉平台聚集多了以后,会产生协同效应,用户周围的朋友有互联网的、有金融的、有地产的人,很多人会觉得要不要在这个时间点抢个红利,做点事情。”

在2018年第一季度,脉脉还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进行大规模推广,包括地铁广告、电梯广告、社会化媒体营销、百度推广,脉脉要巩固市场地位、扩大用户规模、加速商业化。

据悉,林凡曾在搜狗呆了7年,是搜狗核心创始团队成员,全程参与搜狗输入法、浏览器等核心项目,气质与搜狗CEO王小川类似。用林凡的话说,与王小川也有深厚的革命友情。

林凡:我不是一个想赚快钱的人

相比于陌生人社交,实名制商业社交谈不上高频,在脉脉之前,人和网、天际网、若邻网等公司先后进入,最终都陷入沉寂,脉脉发展初期也面临一个问题,有些用户不高频。

比较典型的一类脉脉用户是,头几天挺新鲜,登录平台完善资料,朋友该加的加,该联系的联系,差不多半个月、一个月稍微沉寂,过两三个月或半年,或更长时间,又在脉脉上活跃。

林凡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给脉脉做服务的一名律师,对方是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不太擅长和别人打交道,但律师只要是一个合伙人级别,就得和很多企业建立关系。

这位律师在脉脉上加了很多企业家,向对方介绍自己能提供什么服务,有什么价值。他发现一个规律是,有些企业家可能隔一两年后才想起律师,又主动去联系或转给其他合作伙伴。

另一个是林凡在腾讯的一个朋友,已做到高位,2014年就注册了脉脉,当时还向林凡嘲笑说,没需求,不会用脉脉。但在2016年对方突然给林凡打电话,说成了脉脉的深度用户。

原因是,这位在腾讯的朋友出来创业,发现在腾讯做事都是别人主动上门来求,自己创业后都是求别人,当要找各个行业不同的人时,实名制商业社交的脉脉就变得特别的好用。

脉脉的反馈周期比较长,创业者需要耐得住寂寞。林凡对雷帝网说,做实名制商业社交要靠熬,熬到一定阶段后,突然会发现很多人都开始说脉脉挺好,挺有价值。

“现在投资人也对脉脉感兴趣,很多投资人找我,他们开始意识到脉脉挺好。以前老是觉得脉脉频度不高或是上面的用户活跃不够多,现在发现在脉脉上也很容易找到创业者。”

脉脉最大的价值是留下了用户的身份信息和资料。脉脉内部曾经做过一个实验,一个朋友注册脉脉,加一百个两年没有登录过脉脉的人,第二天发现有52个人通过了对方的好友请求。

这100个人中至少50个人是先把脉脉APP装回来,这意味着职场里只要每天找用户的人对其有价值,不管这个用户多久没用,还是会装回来。

任何产品都有一个人群的密度,不管是工具型还是社交型产品,在10-15%的用户密度时产品会迎来一个快速爆发,因为可能一个人会被两到三个人推荐过这个产品不错。

职场社交临界点有个微妙的地方,不会因为互联网领域有非常多的人在用,金融行业的人也会跟进来,很开心的用这款产品,这就使得职场社交不是一次爆发,而是多次爆发的状态。

当然,实名制商业社交不利地方是初期成长慢,好处是未来现金流时间周期长,十年后、二十年后还是价值,比如,领英现在一年三、四十亿美元收入,没有天花板,还会持续往前走。

这种特点很磨砺创业者的性格,对此,林凡说,“我不是一个赚快钱的人,我赌这件事情慢慢做,最终能赚大钱,我可能在慢慢做的过程中挂掉,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可期的事。”

领英在华衰落与外企在华发展态势不好相关

2014年初,领英高调入华,仅仅几年,领英在中国走向衰落,中国区负责人沈博阳也出走创业。为何领英在华衰落,脉脉不仅挺住,还过了发展临界点?

林凡对雷帝网说,宏观形势是外企在中国的发展态势都不好,今天的微软、IBM、Oracle在中国的成长速度,不仅没有BAT快,甚至不及国家电网、中石油、中石化的成长速度。

领英之前有非常多外企的员工,如果外企在华像90年代那么如日中天,脉脉就算本土化做得再好,本土企业的员工再喜欢用,也会因为外企的人在领英上,会吸引更多的人注册领英。

今天中国社会是反过来的,脉脉本土化做得比较好,BAT员工都在脉脉上,领英原来的注册用户会来注册脉脉,会在脉脉上加BAT的好友,想进到这些公司里。

在这种大的社会背景下,林凡说,感谢中国这几十年的高速发展,让本土职场社交产品有机会脱颖而出。

产品设计上,脉脉鼓励职业认证和实名社交。在国内如果不认证,会有一堆人说自己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一堆人说自己是腾讯CEO马化腾。

脉脉还有一个与领英不一样的功能——匿名栏目(脉脉职场真相),在圈内非常知名,既给脉脉带来流量和活跃度,也带来非议,甚至被指是谣言基地。脉脉如何平衡匿名栏目的风险?

林凡对雷帝网表示,脉脉内部对匿名栏目也有很多争议,但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看法还是非常清晰的,即脉脉做整个匿名体系的唯一出发点是认为中国职场的压力非常大。

职业上的压力非常大后,很多员工的职场负面情绪比较多,这时候有很多话,特别是很多真话,没办法通过实名的身份表达出来,需要有一个通道,能让大家把真实的观点表达出来。

如果是顶着实名认证,职场的人肯定都是说企业如何好,但这个企业的真实情况会没太多人了解。脉脉希望能营造一个让用户敢于真实表达自己的环境,强调信息真实性和有价值。

林凡说,从结果角度上讲,大部分在脉脉上说过的事,在半年或一年以后基本被确定是真的。脉脉上有非常多争议的内容,但很多找脉脉来沟通的创业公司,在未来半年到一年都出现了之前匿名栏目中所提及的情况。

“从操作流程上讲,我们一直在试图营造一个公正环境,不希望单方面表达。我们希望跟企业沟通完后,企业也上来表达。一旦企业有人实名表达以后,这个帖子就变成只能实名讨论。”

据林凡介绍,很多有影响力的帖子,几百、上千人讨论,脉脉会经常让运营同事与当事企业员工做沟通,询问事情是否靠谱,真实,脉脉也非常担心一些错误信息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然而,有些真相是永远不能够变成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事实。

比如,去年盛传的某公司有员工100个月年终奖的事情是真的,但该公司没办法说是,因为承认会在内部有压力和矛盾,当时对外表达说这不是真的,后来舆论也证明了事实的真实性。

脉脉这种匿名栏目与无秘还不一样,当初,无秘是怎么劲爆怎么来,不追求真实性。脉脉的一个原则是,所有没有真材实据的匿名内容都是要删的。

林凡指出,脉脉的运营原则和准则会影响事情调性。最近脉脉也在研究美国同行Glassdoor对企业负面和外面形象的平衡。“这个东西有挺多学问的,我们一直在鼓励企业自己做辟谣。”

而且,除此之外,匿名方式的表达也给想要加入企业的人创造了获得企业真实情况的可能,脉脉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背调”的功能。

这主要是因为,目前在中国,通过公开身份直接获得的企业信息,往往都是溢美之词,很少有人能够真正说出企业的好与坏,这样就对想要加入企业的员工构成了困扰。

通过在脉脉“背调”,有助于员工在入职之前对企业进行全面了解。

除了宏观层面的原因外,也是这些细节决定了脉脉比领英在中国有更多运营层面的优势。

脉脉有很多横向扩张可能性

脉脉在平台层是两层,底层是公开的职业身份,人和人连接,效率会变高,第二层是内容。林凡认为,脉脉有很多横向扩张的可能性。

原因是,职场只靠人和人之间的连接,这是一个低频的刚需,不能完成高频的过程,但如果平台上有很多有意义的能互动的内容,促进人和人之间的连接,价值就会很大。

在职业身份层面,脉脉形成了初步的规模。林凡说,现在大家比较关注匿名,但在实名体系里,脉脉已有初步进展和变化,今年底时大家会感受到脉脉内容层面比较大的变化或创新。

脉脉最核心的价值是给用户创造信任,让人和人之间信任的成本变得更低。人与人更容易信任后,会降低交易成本。

“为什么领英在美国把所有招聘网站都打败了?最核心的是,在领英上的身份是公开的,你所有写的东西,周围的同事、朋友都能看到,乱写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

林凡对雷帝网表示,中国人的私下简历,谁都是项目领导,谁都是负责人,很难被验证。而在2012、2013年以后,美国的HR都是要求提供领英的简历,私下给的简历HR不看。

当公开的值得信任的身份被整个行业认可后,招聘网站就失去其最大价值。因为招聘网站最大的收费点或存活的价值就来自于简历,当简历不被信任后,招聘网站的生存空间就非常小。

“在中国就是时间问题,我们再坚持很长的时间,让各行各业的人员都开始意识到,以后只提供脉脉的简历就好了。这样我们在招聘上就会有特别大的影响力和价值。”

林凡认为,脉脉另一个突破点可以在职业教育层面。脉脉做职业教育很大的优势是,用户学完后可以天然地沉淀在这个平台上。

“我们正在跟知识付费头部平台谈一些合作,如果用户在该类平台上听完了课程,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说,某某用户听完了这个课程。”

脉脉是想解决企业老板的一个痛点——让员工线下听,耗时耗力;在线上听,没办法验证员工是否听。如果企业跟脉脉完成企业级教育合作,脉脉就可以帮企业看所有的员工有没有听。

林凡的设想是,在很多垂直的领域里,脉脉都能渗透进去,且都有非常明确的优势,只是脉脉今天重点还在平台层。

但未来每一个垂直的领域,脉脉打进去后都会有比较明显的后发优势。

林凡在内部经常跟脉脉的同事讲,领英在美国是一家两三百亿美金的公司,即使在中国完全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产品,应该也有个同等规模的,两三百亿美元的估值是挺正常的。

脉脉的梦想甚至更大,因为领英出来的时候,SAP、Oracle等企业级服务的公司已经很大,都是千亿美金的公司,最后领英被微软买了。

而中国未来20年,二、三线城市崛起是必然,这些城市崛起后,企业要效率、更有创新,职场社交就能解决人才的问题,企业级服务能解决效率的问题。

“这些做完后,我们有机会引领整个中国企业级服务市场。”林凡说,也许这个领域会诞生千亿美金公司,而脉脉要再花5年到10年时间,让大家意识到企业级服务对中国的改变。

当然,当今竞争环境也发生改变,创业公司的打法不是原来的打磨产品,用户越来越多,而是要一开始花重金获取用户,这个过程中一边获取用户,一边优化留存,一边改进产品。

这时候只有两类公司能存活,一类是找到便宜的获取用户的方法,如摩拜、ofo通过扫二维码就能带来正现金流的,获客几乎0成本。另一类像今日头条一样,能找到很好的变现方式。

当前,中国创业环境也比较浮躁,越来越短平快。以前大家还羡慕陌陌、小米这种三、四年就爆发到一定规模,现在连三、四年都不想等,恨不得半年以后10倍、20倍的赚钱退出。

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产品娱乐化导向比较明显,很多都是以娱乐为中心展开,反而专业内容不受追捧,娱乐化的内容动不动就有上天的感觉,以至于有人会迷茫,为何要那么辛苦工作。

抖音、快手的盛行就是这个大的文化背景,这对主打实名制商业社交领域是一个挑战。对此,林凡说,严肃内容现在挺难,可能5年以后大家又会回归,严肃内容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与王小川结下深厚“阶级革命友情”

在一款产品上摸爬滚打多年,耐得住寂寞,又是清华毕业,技术男气质十足,这一点上,林凡与搜狗CEO王小川很像,事实上,林凡与王小川也很有渊源。

在搜狗上市的现场,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就曾见过林凡,当时还很奇怪为何林凡也在现场。

林凡对雷帝网介绍说,其2003年加入搜狗,当时搜狐给王小川布置做搜索引擎的时候,王小川就在清华计算机系的BBS上发了一个帖子,说搜狐要做搜索引擎,有没有同学有兴趣。

那时,林凡从美国读书读一半回来,处于签证检查阶段,正赋闲在家,林凡就给王小川发了一个私信,说现在闲着,想去搜狐做一下,但什么时候去美国都不确定,你接受不接受?

王小川当时就表示欢迎。这里还有一个因素是,王小川是林凡的学长,比林凡要高两届,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

林凡说,在大一的时候,清华计算机系有一个比赛,提交程序的时候就是提交给王小川的,当时王小川还很瘦。

“我是搜狗最早的5名员工,但是以兼职的身份进去的,当时大部分人都是兼职的。搜狗的搜索引擎第一版架构设计就是我带着技术团队一直往下走,到后面更多的是形成分工。”

在搜狗较长时间都是王小川主外,林凡主持内部业务,林凡帮助王小川做内部管理,王小川则负责客户端,中间王小川曾被调走,双方还联手证明王小川是对的,王小川又重回搜狗。

林凡说,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和王小川应该是有深厚的“阶级革命”的友情了。

同为清华大学校友,搜狗的上市对于脉脉来讲有正面示范意义,“行胜于言”的清华人作风,让脉脉在商业社交赛道上稳扎稳打,2019年脉脉有望成中国第一家上市的商业社交企业。(来源:雷帝触网)

推荐阅读/观看:通州网站建设 http://www.tzwzjs.com.cn

上一篇:新新贷张君祥:金融科技公司与中小银行的天作之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