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便当加盟需要多少钱(便当50一份的外卖店)
本文摘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商业街探案“太难做了,所有收益都被品牌方挣了,我一个加盟店老板还没有员工挣的多,真扛不下去了!”持续半年多的亏损让王多余(化名)看不到坚持下去的

图片出处@视觉中国

文|商业街探案

“太难做了,所有收益都被品牌方挣了,我一个代理店老板还没职员挣的多,真扛不下去了!”持续半年多的亏损让王多余(化名)看不到坚持下去的期望了。

王多余告诉【商业街探案】:他在2018年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这个高档外卖便当的项目,当时品牌方真真切切向他展示北京一家商铺日均200+的外卖单量,并宣传门店经营投入不到20万元,月收入5万元+,如此算下来四五个月就能回本了。

但结果却是:便当的颜值非常高,资金投入失败的王多余的脸色,可就没那样好看了。

几十万的资金投入,看“颜值”就决定了

当初在考虑项目的时候,王多余可是踌躇满志。

他一个人上学期间在麦当劳,必胜客等多家速食餐厅做过兼职,感觉自己也算半个餐饮的圈内人,同时考虑的外卖便当项目也实在挺有吸引力。

根据招商经理的说法,和大众熟悉的“经济便宜”型外卖不同,该品牌定位中高档人群,把每一份小小的外卖便当从外到里都做的非常漂亮,客单价在50元+,想以此避开红海价格战。

2018年秋季当王多余去到公司南方总部考察的时候,发现事实上也的确这样:品牌推广针对当下的青年,也把握住了市场时尚。

每一份外卖都有非常贴心的设计,譬如:可降解的环保外包装,每一份都有保障食材温度的保温棉,精致的餐盒与餐具,便当里精美的摆盘,附送四荤四素一蛋佐食搭配,自制的饮料,企业在便利贴上写着如“一个人也好好美味饭,一个人的生活也要精彩”如此的暖语。

(赠送佐食)

“这个颜值www.qwbst.com的外卖,青年哪个不喜欢呢?”王多余想。

同时,品牌方为他展示的成功的案例也让他怦然心动,江浙沪一带已经比较成熟了,200多家实体门店还设有堂食,并且基本都是盈利状况。

北京第一家商铺也很成功,该品牌北京地区的第一家实体门店坐落于国贸商圈,20平方米的档口日均200多单外卖,所售卖商品都是厂家提供的半成品(食材本钱40%+),天天制作加工不到三小时,出单时仅需容易的微波炉加热及包装就可以直接配送,口味和刚制作出来的没太大差别。

王多余被告知,这种中高档的外卖在北京确实不多,他假如代理就是第二家店。本着代理后飞速门店经营占领一部分北京场的初衷,王多余飞速结束了考察,签订代理合同后,回到北京探寻适合的档口开始筹措准备开始营业。

门店经营后一算账,亏了

其实,王多余的前期代理投入也确实不多:加盟需要多少钱8万元,平台管理费根据营业额1%收取,每年8000元的品牌营销费,门店经营设施成本3.5万元。

2018年12月他在朝阳区三元桥商圈附近找到了适合的实体门店,出售费,进场费,摊位费,房租(20平方米)及押金(押三付一)花费了15万元,共计花费近30万元。

王多余想到店立刻就要开始营业了,假如自己能做到接近国贸店的营业额就能非常快盈利了,但实质状况却适得其反。

一家外卖店的平时开销颠覆了“生活”

2019年1月正式开始营业后第一个月营业额12万元多,整理下来整体亏损,毕竟最初做需要过渡阶段,他没多想。

第二个月营业额14万元多,比上个月有好转,但还是亏损,可能是经验不足,细则不够。

第三个月营业额16万元多,整理下来依然亏损,这个月他在线上外卖平台投入了竞价,已经有成效了,想着可能下月就好了……

可是第四个月之后的几个月,营业额固定在17万元徘徊,但仍然没能达到他理想的盈利目的,持续几个月下来,最多一次月末整理竞价推广账户盈余5000多元,还不如职员拿到的工资。

于是王多余把每一个月的花销重新计算了一下,终于找到了问题:

1.食材本钱加上损耗和赠品是45%,平均每月76500元左右。

2.品牌管理费每月1%花费1800元左右。

3.每月3300单外卖左右,平均每单包装本钱2.8元,每月花费9300元左右。

4.职员工资6000元*3(另额外全勤奖金300元)加上职员宿舍3000元共计21600元左右。

5.食材拿货物流成本1000多元一次,1月5-6次,花费7000元左右。

6.外卖平台服务费20%,每月15000元左右;外卖平台竞价费天天100元,每月3000元左右;外卖配送企业补助,每单1元,每月3300元;收银管理软件服务费营业额4%,每月7000元左右,共计28300元左右。

7.每月房租18000元,水电2000元,其他杂项3000元,共计23000元。

这就是王多余每一个月的开销,正如他和大家说的,每月每一个职员6300元工资,店里所有开支结算完,假如有盈余的时候,他的盈利还没一个职员挣的多,没盈余他就要自己搭钱交房租。

如此坚持了一年,在2020年1月,王多余终于身心疲惫,抗不下去了。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好看可是不中用啊

大家和王多余仔细探讨了这个品牌的问题所在,而他也终于恍然大悟。

第一,这个品牌的理念很好,在北京如此的生活步伐飞快的城市,工作之余用一份精美的便当去装点生活。但50一份的外卖,即使是高薪白领,复购能有多频繁呢?

看起来虽然避开了红海价格战,但再精致的外卖也是需要性价比的,真的的蓝海开辟起来还是相当困难的。

该品牌北京最多时候十几家店,目前所剩寥寥无几还都是苦苦支撑,即使像北京国贸区域如此高薪人士聚集地,一周下单一次已经是极限了,而国贸店也由于业务不景气和疫情影响被迫关店。

当然王多余在前期的考察中考虑不够周全,自己看到日均营业额10000+的案例就盲目的找实体门店开始营业,他的前期筹备也并不充分,所以也不可以说完全是品牌方的责任。

第二,项目代理成本不高,但后续品牌方收取了加盟需要多少钱后和管理费与品牌宣传费后并没做好足够的辅助去帮加盟代理商更好的运营实体门店,而王多余觉得,在所谓的“提供好的提供链”上又是对加盟代理商的二次压榨。

第一,所有些主食材,小菜,佐食,调味酱料,饮品,包装物料和用品用料全部都要从总公司购买。

第二,食材本钱45%左右已经不低了,每月拿货的物流配送又高达几千元。

第三,为了贴合品牌方的经营理念,加盟代理商需要根据需要对餐食进行包装,而包装的成本每单接近3元的本钱,而这部分统一的包装也要从品牌方购买,试想近3元的包装本钱只为了让收到餐食的客户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是不是有的过于奢侈了呢?

第四,品牌方从企业收取的管理费,并没投入更多的广告去帮加盟代理商做实体门店的宣传,也没投入到新产品的研发,本就奢侈的外卖,核心商品没进行优化。

(包装好的餐食)

另外,王多余恨恨的说:“网络年代的外卖平台也是把企业压榨到不可以,凭着着自己在市场上的垄断,对原本收益不高的企业伸出了“魔爪”,试想20%的平台服务费还能让企业有多少收益可图?”

他还发现,各外卖品牌角逐重压巨大,只有企业在外卖平台上投入更多的广告推广补贴补助打折才能占据一席之地,但这一部分开销堪称无底洞,在流量至上的网络年代,想把品牌做出更好的成效,确实需要持续的“充值”。

总体而言,站在创业的角度来讲,王多余自己从考察代理资金投入,到一点点去学习怎么样运营来讲这份经历肯定是难能可贵的。

可是站在资金投入做业务的角度,盈利才是王道。

他天天7点多开始一块和职员提前筹备食材,一直到晚上9点下班回家,假如赶上拿货,他卸货搬运整理入库对账就要花上半宿的时间,赶上职员休息请假离职他就要找朋友和家人临时帮忙,而他从开始营业到关店没休息过一天,结果是最多时候盈利几千元,若是如此的结果,那还有哪些意义去坚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