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7月1日起,中国电信下调用户全部方向国际、港澳台地区漫游费。这意味着,继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先后宣布降低国际漫游资费后,备受关注的三大运营商漫游收费迎来集中下调。

  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尽管个别运营商宣布收费最大降幅超过90%,但在实际中仍有消费者反映,目前降低漫游费惠及用户有限、国内漫游及基本资费标准下调难,“提速降费”还存在一些“盲区”。

  据了解,我国的国内通话漫游费产生于2G网络时代,虽然随着技术发展运营商成本已大幅降低,但部分资费标准多年没有调整。同时,国际漫游在每个国家的费率差异很大,部分国家高达近40元/分,高资费屡屡成为出境游客的负担。

  中国电信近日宣布,从2015年7月1日起,面向所有已开通国际、港澳台漫游服务的245个国家和地区大幅下调数据流量、通话和短信资费。

  记者了解到,用户出访量大的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漫游资费,是中国电信此次进行大幅下调的主要对象。据测算,手机上网数据流量资费最大降幅超过90%,语音通话资费最大降幅超过90%,短信资费最大降幅超过80%。

  此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也分别宣布下调国际漫游流量资费。

  记者调查显示,三大运营商此次“提速降费”的主要对象都是国际漫游资费,对于几乎“零成本”的国内漫游费,却没有明显的调整动作。专家表示,国内漫游状态通话收费的标准常年不变,依然存在进一步降价的空间。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资深电信专家阚凯力等指出,国内漫游费成本几乎为零却仍在收取,还是我国电信行业区域分割的结果。我国目前尚未实现真正的全网核算,以北京移动的客户为例,一旦其离开北京,既无法使用北京移动提供的套餐,也无法开通异地运营商的套餐,只能缴纳一个全国统一的通话“零售价”。“这正是目前用户在国内异地漫游状态通话产生的收费根源。”

  工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我国移动电话国内长途通话时长达2753.8亿分钟,而包括国际漫游通话在内的国际长途通话时长不到4.8亿分钟,不到国内长途通话时长的0.18%。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助院长聂日明认为,国际业务对运营商的收入、利润贡献占比较小,大部分消费者对运营商的降费措施都没有明显的感受。

  此外,即使国际漫游费大幅调降,其所能惠及的出境游客比例依然有限。以中国移动为例,本次调降国际漫游费的主要是以往费用畸高的地区。根据国家旅游局发布的《2013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我国出境游数量最多的前25位目的地吸引了将近96%的游客。但其中除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外,其他都不在本次语音通话资费的调价范围之内。

  有专家指出,考虑到GSM络和CDMA等网络制式的收费差异,保守估计个别运营商此次国际漫游费调降真正惠及的出境游客数将不到总出境游客数的10%。而据中国联通杭州太平门营业厅工作人员介绍,中国联通等运营商此次只降低了数据漫游费标准,在马尔代夫等旅游地,国际漫游通话费依然较高,动辄每分钟收一二十元。

  也有消费者反映,由于我国多数运营商套餐采取到限后不自动续订,容易在套餐用完后产生高资费。由于2G、3G、4G网络并存,消费者对日渐复杂的计费方式也不了解,更容易发生纠纷。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部门应在“提速降费”期间加强调控,引导市场化定价,引导企业自身满足上下游行业和消费者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