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媒体:组织雇佣“访民”闹事干扰司法成利益链|

作者:石家庄绿之洲商贸有限公司 来源:www.365tt315.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06 09:59:50
媒体:组织雇佣“访民”闹事干扰司法成利益链
涉嫌6月15日组织“访民”前往潍坊中院门前聚众举牌的嫌疑人翟岩民。视频截图
涉嫌6月15日组织“访民”前往潍坊中院门前聚众举牌的嫌疑人翟岩民。视频截图
在庆安枪击案后,翟岩民等人组织各地“访民”到庆安火车站举牌“声援”,多人因滋事被当地警方处理。参与者李某香供述,其参与庆安事件后从组织者手中获利600元。资料图片
  在庆安枪击案后,翟岩民等人组织各地“访民”到庆安火车站举牌“声援”,多人因滋事被当地警方处理。参与者李某香供述,其参与庆安事件后从组织者手中获利600元。资料图片
“声援”热点事件的过程中,有人负责举牌拉横幅,有人负责拍照并将其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并在网上迅速传播出去。资料图片
组织雇佣“访民”闹事干扰司法成利益链
  “声援”热点事件的过程中,有人负责举牌拉横幅,有人负责拍照并将其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并在网上迅速传播出去。资料图片

  记者从山东潍坊市公安局获悉,6月15日上午,有20多人在潍坊市中院门前举标语、打横幅、喊口号,引大量群众围观,致使法院门前交通要道堵塞。警方通报,该起事件的策划者、组织指挥者翟岩民,及大部分参与者,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拘。

  警方初步查明,这起事件中,存在一个所谓的“访民声援团”,他们长期接受策划组织,分赴各地声援案件,并在网上跟进“炒作”,扩大影响。

  这次到潍坊的15名“访民”中,14人曾前往“围观”庆安事件,其中13人因在庆安火车站举牌滋事被警方处理。

  据警方初步调查,这些热衷“声援”的“访民”并非真正的访民,多数基本每次参加都为获得报酬。其背后长期存在组织“访民声援团”的团队,警方称,翟岩民、个别律师等组织策划者通过组织“访民声援团”,一方面通过炒作案件给政府或司法部门施压,在“维权圈”内博取名声,一方面借助维权向社会募捐,谋取利益。

  声援案件却不知案情

  6月15日9时许,山东省潍坊市中院门口突然聚集20多人,他们打出“人民有权监督司法”、“徐某某无罪”等横幅标语,向围观群众喊冤。

  当天,潍坊市中院受理的一起贪污案正进入二审程序。被告人徐某某一审被潍坊诸城市法院判处10年有期徒刑。

  监控视频显示,现场由一名长发长须的男子指挥,由其他人举牌、拍照、喊话。据潍坊市公安局介绍,潍城分局民警接到群众报警后赶到现场,这些人继续在法院门前与民警争论,引大量群众围观,导致法院门口交通堵塞一个多小时。多次制止劝阻无效后,警方将部分滋事人员强行带离现场。

  据这些人交代,他们由一名叫翟岩民的北京人雇来“造势”和“声援”徐某某案。

  经民警询问,这些“访民”的户籍地分属8个不同省份,与徐某某既不沾亲也不带故,更不清楚其“声援”的案件具体情况。

  警方初步查明,现场指挥“访民”行动的长须长发男子人称“老道”,身份证姓名为任键财,曾用名任建才,山西吕梁石楼人。但他自称名叫“刘星”,长期在北京“上访”,热衷组织访民“维权”。

  潍坊警方在北京警方协助下,于当日将正在北京遥控指挥的嫌疑人翟岩民抓获。翟岩民被指扮演了“访民经纪人”的角色。

  到场者每人领酬500元

  据警方查明,徐某某的家属贾某为帮助徐某某在潍坊中院二审时能减轻刑罚,找到潍坊籍的北京康普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军帮忙。刘建军与贾某商量,形成请人到法院制造声势,并推动媒体报道来影响法院改判的思路。

  据刘建军供述,他随后介绍翟岩民给贾某认识,称其是“能人”,在热心“公共事务”的圈内有声望。

  据翟岩民供述,6月11日,他接到刘建军电话,称贾某出1万元,让他找几个人去潍坊喊冤。“我知道组织人去喊冤可以挣着钱”,“按照潜规则,如果这事办成了,刘建军会给我钱作为报答。如果‘访民’被拘留,刘建军会协调当事人家属支付给‘访民’一部分钱作为慰问金。”

  刘建军供述,在此次事件中,他曾收取贾某8.3万元,除给翟岩民1万元外,他自己收取3000元“活动费”。收取贾某的其他7万元,刘建军在北京组织召开多名专家教授、媒体记者参加的徐某某案研讨会。会后,研讨会的记录上网刊发,刘建军也为此获得回扣1.4万元。

  收到刘建军转账的1万元后,翟岩民给交情不错的“老道”刘星打电话,让他组织此前去庆安“围观”开枪事件被拘的“访民”前往潍坊。翟岩民称,“去庆安被拘留的人受委屈了,我想给这些人一点补偿”,“刘星也是去庆安的人,生活也不好,也给他补偿点。”

  随后,刘星以翟岩民的名义在微信群内发了一个召集信息:“庆安被拘的勇士们,给你们联系一个活,前往潍坊围观一个冤案,提供食宿费用并支付误工补偿。时间为一天半。大家自愿参加(仅限庆安被拘的勇士)。”

  据警方查明,这次从北京等地到潍坊中院聚集的访民共15人。其中有14人曾到过庆安,13人因在庆安火车站举牌被警方拘留过。

  记者看到一份领款名单,这15人每人签字领款500元。

  “职业访民”庆安赶场

  据刘建军、翟岩民等人供述,6月15日早上,刘星等15人到潍坊法院门口后,他们让被告人亲属拉起“徐某某无罪”的横幅,他们将自带的写有“人民有权监督司法”的牌子在被告人亲属后面举起来。

  刘建军称,当日他在现场,只是在一旁拍照并迅速发到微信圈。

  据了解,这些照片发布几分钟后,关于“声援徐某某案”的新闻就在一些境外网站上刊发,称“6月15日上午8点半,一些访民在潍坊中院门口举横幅维权,控诉司法机关制造冤假错案”等。

  翟岩民说,他们目的就是造声势,给法院施加压力让其改判。类似的举动与“声援”庆安民警开枪事件的风格类似。

  翟岩民供述,“庆安事件”后,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此前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已被警方刑拘)悬赏10万元征集庆安事件现场视频。5月10日,“老道”刘星问他要不要组织一些人去庆安声援。他就给吴淦打电话,吴淦称,暂时不需要,先由律师把庆安事件炒热了,炒热之后才需要大批“访民”去炒作声援。

  刘建军供述:“庆安事件后,翟岩民叫我去哈尔滨会见两个被拘留者,后来因为手续不全没见成。我本想接着去庆安,没买上票就没去成。第二天,听说去庆安声援的人被拘了,我有些胆怯,就给翟岩民打电话找了个借口回北京了。”

  翟岩民还派刘星去黑龙江了解情况,“我还告诉刘星,到了庆安多注意点,不要让当地公安机关知道我们有一个庆安事件的协调群,不要让政府知道我们是有组织的。”

  得知去庆安“声援”的“访民”被拘后,据警方介绍,为“形成更大的声势”,翟岩民先后组织5批次全国各地的“访民”前往庆安“声援”。事后,翟岩民在北京设宴,为这些“访民”庆功。

  此次被拘的“访民”李某香曾在庆安火车站前举牌“我是访民、向我开枪”,她举牌的照片上网后,被境内外网站大量转发并引起强烈关注,将“庆安事件”炒成“民警阻挠上访,枪杀访民”,有网民留言“如果不站出来,警方开枪下一个打的就是我们”。

  李某香原是青岛一小企业主,潍坊是她今年去过的第3场“声援”。

  另据现场视频显示,李某香当天在潍坊中院门前高喊处警民警警号,威胁要将其警号公布到网上。李某香供述,她在“声援”庆安事件中获600元报酬,这次领到500元。

  据了解,他们多以“人民有权监督”的口号,以“访民”身份在法庭门前围观、或参加旁听,或在现场举牌。有专人将他们的行动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发到境内外网站上。他们参与的事件均与自己毫无关联。

  据警方调查,这些访民已将此作为生存之道,很多热点案件的审理或处理过程中,大多都会出现其身影。只要有人出钱组织,无论天南海北,无论案件如何,他们都会赶过去“造势”、制造影响。

  “访民”一天接几单活

  据警方调查,仅2014年以来,翟岩民直接组织和幕后指挥各地访民“声援”滋事事件就达9起,他本人也多次因寻衅滋事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据警方初步调查,翟岩民参与的“声援”事件,大多会获取经济利益,多则上万元,少则数百元。

  这次被刑拘的男子李某立此前也应翟岩民之邀去过庆安“声援”。他供述称,这次正好因家里没事做,就参与潍坊之行。他认为,这次翟岩民是为补偿他们参加庆安事件的损失。

  李某立供称,一些在京滞留的“访民”集中住在一起,经常互相联系接活,有时一天能接好几单。他们常去大使馆、国际组织驻京机构、政府、法院等地。“这次来潍坊之前不知道是什么事,实话实说就是为了俩钱。”

  据警方初步调查,来潍坊前,这些“访民”已接洽好了另一单活,打算在“声援”完潍坊后,南下广州“声援”另一起“冤案”。

  警方调查称,这些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以翟岩民等人为纽带组织指挥、由个别“维权律师”和当事人家属等出钱、人员相对固定的“访民”群体。

  关于组织“声援”活动的经费来源,翟岩民供称,“每次有‘声援’活动时,我们会在网上进行募捐,然后我会问各地的‘访民’谁想去声援,去的人都能得到一些报酬和补助。律师也会给我们一些钱,我会把这笔钱分给去‘声援’的人,自己也留下一些钱。”

  据了解,现年53岁的“老道”刘星有8个孩子,其妻子因病去世后,他把4个未成年孩子交给当地政府抚养,自己则长期滞留北京等地以组织策划“上访”为业。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报道





上一篇:北约与欧盟:防务“并轨”为哪般? | 下一篇:他们为何将戾气撒向孩童 |